雨露晨曦

【士海】关于海参的那点事

仍然衔接前文,咳。。。。隔得时间有点久
还是大首领时期的士
ooc属于我

         清晨,门矢士从床上起来,身边已然空无一人。

         昨天晚上做了那么多次,那个小偷居然还有力气?门矢士无奈地挠了挠头,简单地洗漱一番,走下楼去。

         “早上好啊,阿士。”在厨房里煮汤的海东感觉身后有人走近,头也不抬打了个招呼。

         “早。”

         门矢士本想走上前来个背后拥抱,目光不经意间扫到垃圾桶,发现昨天刚买的海参一个不差的都躺在了垃圾桶里。

         “这些海参应该还没坏吧,怎么都丢了?”

         “因为阿士你不能吃海参啊。”小偷瞥了一眼垃圾桶,答得随意。

         “。。。”我不能吃海参我怎么不知道?

        刚想说些什么的门矢士突然想起海东昨天在超市反应,随即双手抱胸,随意地靠在门上,有些好笑地看着小偷的背影。

         “什么嘛,海东你不能吃海参直说就好了,还非要扯到我身上。”

         “不是我不能吃海参,是你,阿士你不能吃。”

         “哈?为什么一定是我?”真是的,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执着的。

          汤煮的差不多了。海东关掉火,将手中的勺子放到一边,走到门矢士身前,盯着门矢士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我决定把自己的缺点送给阿士你了,你必须要接受,所以,从现在开始是阿士你不能吃海参。”

         这是什么鬼逻辑?门矢士有些无力吐槽。两个人在这里讨论谁不能吃海参的问题实在是过于幼稚,门矢士无意继续这个话题。不过,看着海东认真的表情,他要是不答应下来,恐怕今天一天都得耗在这儿了。不就是不吃海参吗,反正他也没有多喜欢。

         “行。是我不能吃海参可以了吧。咳,我们吃饭吧。”

          门矢士将食物端上餐桌,刚想招呼海东一起吃。另一边的海东已经穿好外套,带上帽子,准备出门了。

         “喂,你去哪儿?”

         “当然是去寻找宝物了,阿士。”海东笑着比了个开枪的手势,转身消失在极光之中。

【士海】无题

ps:不知道题目该取什么名字,温情的后续,似乎有些ooc,发车了发车了发车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新手发车,写得不好大家海涵啊。发车大概也就这一次了。

         

         门矢士早上醒来去敲海东的门,发现海东并没有在房间里。这个小偷是疯了吗?伤的那么重还敢出去偷?

         气急的门矢士赶紧跑下楼,却惊讶地发现客桌上摆满了吃的。

         “早呀,次卡萨。”海东从厨房将汤端了出来,身上还穿着粉红色的围裙。

         “昨天多谢士的照顾了,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随便做了些菜来表示一下感谢。”海东脸上的笑容简直要闪死人。

         门矢士抬头望了望窗外,还好,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来。那就是菜里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对于态度突然转变的海东,门矢士有些吃不准海东在想些什么。

         “士不尝尝吗?”海东脱下了围裙。

         “额,好。我开动了。”门矢士鼓起勇气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

         “好吃。”菜的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那就多吃一点吧。”海东也坐在了客桌旁。

          吃过饭,门矢士坐在沙发上,看着海东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啧啧,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小偷还会做饭。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就不要出去了吧。”门矢士试探着说道。

           “知道了。”出乎意料地没有听到海东的反驳。

           门矢士需要去征服世界,并不能时时刻刻在家看着海东,虽然得到了小偷的回应,但门矢士还是不放心,最后,干脆派了几个大修卡的战斗员守在海东家的门口,防止海东偷偷地跑出去。

           对于大首领每隔几分钟就来一次电话询问情况,战斗员们表示心好累。

          不过,海东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伤的程度,乖乖待在家里,并没有乱跑。

          这天,吃完晚饭,门矢士拉住了收拾好东西要出去的海东,“去哪里?”

          “士很关心我嘛。家里没有吃的了,我只是去个超市而已。”

          海东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自己可以叫大修卡的人把东西送过来,不过一起去购物,似乎也不错。

        “一起。”

         看着没有车的某小偷,门矢士拍了拍自己摩托车的后座,将头盔递给了海东。

         不得不说,这一次去购物,门矢士还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两个人在超市里,基本上是海东推着购物车选各种食材,门矢士看到自己喜欢的就随手丢进车里。

         不过,当门矢士把手伸向装有海参的盒子的时候,他注意到了海东的表情突然有些僵硬。而当他把手收回来的时候,海东明显地放松下来。

          还真是有趣啊。恶趣味的某大首领就在海东僵硬的表情下,将两盒海参放进了购物车。

         “怎么了吗?”门矢士故意问道。

         海东深吸了两口气,“没什么。”

         晚上,门矢士刚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擦干头发,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门口海东一脸的欲言又止。

         “那个,我房间的浴室出了些问题,来你这里借用一下。”

         门矢士让开站在一旁,很大方地表示随便用。

         看着从浴室走出来身上松松垮垮地穿着浴袍的海东,门矢士觉得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似乎对不起自己。

         这样想着,门矢士一把抓住了打开房门要离开的海东,随手关了门,将海东压在门上,吻上了海东的双唇。趁着海东还在失神的瞬间,门矢士轻而易举地撬开了海东的牙齿,纠缠着海东的舌头,舔过了海东口腔内的所有地方。

         反应过来的海东想要反抗,却立刻被门矢士困住了手脚,只能被动地承受着门矢士对他的吻。





          

【士海】温情

Ps:同居后续,我果然是个搞笑写手吗???气氛都这么好了,我居然都开不了车,我放弃治疗了

 

 

   自从门矢士靠武力强行借住在海东家里以后,两个人的生活从未有过的和谐。白天,门矢士起床以后,海东早已经离开家去各个世界寻宝,而门矢士则惯例回到大修卡继续自己征服世界的进程。两个人各干各的,彼此互不打扰,倒也还不错。

 

   大修卡的怪人们则表示自上次大首领夜不归宿后,大首领就没再归宿过。不过谢天谢地,大首领还记得回到基地,还记得自己要去征服世界。

 

   这一天,大修卡的进攻遭到了强烈的抵抗,不得已,门矢士只得亲自动手。即便是门矢士亲自动手,也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解决了抵抗武装。等到门矢士回到海东的家里,已经很晚了。

 

   看了看时间,看来海东是又看中什么宝物,正在下手了。不过这么晚了,还是等他一下好了。

 

   等到外面的天已经渐渐开始亮了,海东还是没有回来,门矢士开始坐不住了。那个小偷该不会是被人抓到了吧。

 

   正当门矢士打算出门找海东的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影紧跟着摔在了玄关上。

 

   听到声响的门矢士赶紧跑过去,就看见海东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喂,还没死吧。”门矢士走过去想要扶起海东,却被海东一把推开。

 

  “不关你的事。”海东扶着墙,吃力地站起来向屋内挪去。

 

   被推开的门矢士索性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海东艰难地挪动,转身离开。

 

   看着门矢士离开的背影,海东自嘲地笑了笑,都到现在了自己还奢望着什么吗。

 

   回到房间的海东,刚想脱下外套就听到传来了敲门声。住在这里的除了自己也就只有门矢士,刚刚他不是离开了,这会儿又要来干什么。

 

   显然敲门的人没什么耐心,不等海东回答,门矢士已经推开门端着东西走了进来。

 

门矢士自顾地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伤药,看见海东还愣在原地,开口嘲讽道:“怎么,还真想死?”

 

说着,不顾海东的意愿,强行拉着海东坐下,脱下海东的衣服,开始清理海东身上的伤口。

 

反映过来的海东,刚想反抗,门矢士立刻强行拉住他。

 

“伤成这样,你觉得要是动手你还能打得过我?”

 

海东听到门矢士的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挣扎,乖乖地顺着门矢士的动作。

 

几处伤口很深,里衣和伤口黏在一起,只能把衣服剪开。尽管门矢士剪开衣服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海东还是疼得忍不住倒抽冷气。

 

“现在倒是知道疼了?”士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放得更轻。

 

总算把衣服都脱完,看着海东身上的伤口,门矢士也暗暗惊心。海东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伤成这样。手上上药的动作又清了几分。不过,紧跟着而来的却是生气。生气到底是谁伤了他,同时也气海东不知道照顾自己,打不过难道还不能跑吗?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故意加重,意料之中的听到了海东抽气的声音。

 

海东看着正在给自己上药的门矢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当初得知fourteen的真面目后,被自己一直所信任的人背叛,当时,海东觉得自己再也不会信任任何人了,只有靠寻找宝物来弥补自己内心的空虚。

 

而眼前的这个人。。。刚开始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首领,他只觉得烦的不行,只会妨碍自己,而自己却又拿他没办法,最后还强行住到自己家里来。以前,海东从来都不觉得这里是家,只是一个能够提供住宿的空间而已。而当门矢士住进来以后,这里开始变得温暖,开始变得有家的感觉。

 

其实,海东今天并没有去寻宝,而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本以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力量能够救回哥哥,最后自己却是遍体鳞伤。本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却在最后想到了门矢士,不知为什么那一刻他突然非常想要活下去,撑着最后一口气,海东拼死逃了出来。

 

刚刚看到门矢士转身离开,海东有一瞬的失望,果然连士都不能信任呢。也许,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但现在。。。

 

“行了,睡吧。”门矢士拍了拍海东的肩膀,开始低头收拾东西。

 

海东伤的太重,刚刚全是凭着意念撑着,现在放松下来,抵挡不住睡意,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哥哥。。。”

 

说梦话居然没有提到自己,某大首领表示很不爽。不过,本来以为海东只是一个胡闹的小偷,没想到,他也是有故事的呢。

 

门矢士收拾好东西离开海东的房间,没有听到海东之后的呓语。

 

“次卡萨。。。”

 

 

 

Ps:啊啊啊,我差不多是条咸鱼了,我果然只会写清水。。。

 

 

 

【士海】同居

Ps:昨天脑洞了一晚上下周要写什么,怕今天晚上也睡不着,今天就都写了(那我下周写什么啊喂

 

 

大修卡的怪人们表示大首领昨天晚上居然夜不归宿!!!今天都到了例行开会的时间也不见人影!!!

 

看着那个明明都迟到了,但还是不慌不忙的身影,怪人们表示这个不是我们认识的大首领,把我们以前那个认真负责,尽心尽力的大首领还给我们!!!

 

“你们最近做的不错,继续保持。嗯,汇报就不用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好了,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

 

刚坐下不到2分钟,凳子都还没坐热,门矢士又是潇洒的转身,消失不见。

 

看着门矢士轻轻地来,又像一阵风一样轻轻地走了,还不带走一片云彩。怪人们感觉自己已经无力吐槽了,大首领你开心就好了。

 

夜晚,某公司的密室内。

 

海东熟练的破解了各种机关,取出了放在保险箱内的金属箱子。打开箱子,看见东西还好好的放在里面,海东舒了一口气,总算不用遇见某大首领。然而,还没等海东这口气舒完,背后便传来了一阵掌声。

 

“真是精彩。”门矢士边拍着手,边从暗处走出来。不得不说,这个小偷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是完美的无法挑剔啊。就连偷东西这种事情,都被他弄得像艺术一样,让人赏心悦目。

 

“别激动,我不是来打架的。”看见海东又要拔枪,门矢士赶紧解释道。

 

“当然,我也不是来劝你加入大修卡的。”

 

海东只是握紧了手中的箱子,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不如我们来合作吧,你想要寻找宝物,而我需要征服世界,这两者并不矛盾,我们为什么不联手呢?”门矢士发动了嘴炮技能。

 

但显然这种技能对海东无效。并不想听某大首领继续叨逼叨的海东,果断地穿越光幕离开了原地。

 

看见逃走的海东,某大首领的脸上漏出了计划得逞的笑容。

 

刚刚回到家,连外衣都还没来得急脱的海东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了某大首领的声音。

 

“嗯,你们家的环境还不错。”门矢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环顾了四周,如此评价道。

 

海东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怎么就忘了,门矢士和他一样有穿越世界的能力。他刚刚那么轻易地放自己走,果然是有阴谋的。

 

“滚出去!”

 

海东刚刚吼完,还没等掏出dienddriver,刚刚还坐在沙发上的门矢士,已经扑了上来。

 

门矢士打掉了海东手上的dienddriver,两人作势扭打了起来。

 

一直以来靠骑士系统来召唤骑士战斗的海东,完全不是身经百战的士的对手,最终被士制住手脚压在了地毯上。

 

士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海东,明明充满怒火,却又该死的诱人。视线不经意扫过因为扭打而裸露在外的锁骨,门矢士的眼神暗了暗。

 

海东趁着士走神的功夫,挣脱开了控制,一拳打在士的肚子上。

 

士吃痛放开了海东。而得到自由的海东立刻捡起掉在一旁的diend driver。

 

“喂喂,这可是在你家。当然,你要是不心疼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奉陪到底。”看着又要开枪的海东,门矢士抢先说道。

 

“你到底要干什么?”听了门矢士的话,冷静下来的海东并没有立刻动手。

 

“没什么。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我回去也不方便。你家环境又还不错,你应该不介意让我住一晚吧。”虽然是在请求,但门矢士却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不方便个鬼啊。你会穿越世界的吧,就一瞬间的事好吗?海东心里疯狂吐槽着。

 

门矢士看着对面一直紧盯着自己的小偷,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万一那个小偷要是拒绝自己的话。。。虽然拒绝了,自己也不会走,但是总归是不一样的。

 

“想住的话,自己去收拾客房。”海东撇开了视线,转身上楼。“不要再来妨碍我了。”

 

毕竟已经住在一栋楼了,四舍五入就等于住一张床了。躺在客房床上的门矢士一夜好眠。




ps:大首领计划通,话说,是不是进度有点慢???

【士海】追逐

ps:再会的后续,大概好像写不了长篇了,顶多是中篇吧???

        “这个世界的抵抗力量已经基本被消灭了,收尾工作正在展开,初步估计两天后大修卡就可以。。。”大修卡的怪人们汇报着工作进度,而坐在首位的门矢士轻抚着自己的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啧,太慢了。”

        
        怪人们停止了汇报工作群脸懵逼。喵喵喵?刚刚大首领是不是说了什么?我没幻听吧?

        “我说,你们的进度太慢了。”看着怪人们一脸懵逼,门矢士好心地又重复了一遍。速度真是太慢了,个世界居然被那个小偷捷足先登,连海东的人影都没碰到,不爽,非常不爽。这种不爽十分需要发泄一下。冷冷地扫视了下方一圈,看着被他视线扫过的怪人都一个个低下头 ,气压低得让人无法呼吸,士才*缓缓开口。

        “你们都在干些什么,连简单的收尾工作都要做这么久。这样下去,要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计划?你们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重生的能力,都给我抱着必死的信念去工作,都听到了吗?”

         看着怪人们低头称是,门矢士满意地点点头,潇洒地踏入光幕离开。

         怪人们看着士离开的背影,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好吗?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一年365天连个休假都没有就算了,自从您老上次嫌进度慢,现在是一天24小时不是在征服世界就是在去征服世界的路上,连个休息吃饭的时间都木有啊!差点过劳死好吗!您老居然还嫌慢。怪人们表示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不过,大首领往基地外跑的频率是不是越来越高了??

         夜幕降临,博物馆内除了偶尔有保安巡逻走过的脚步声外,一片寂静。

          飞爪勾住墙壁,海东伸手利落地顺着绳子爬上了博物馆的高墙。轻而易举地撬开了窗户上的锁,海东顺着窗户轻轻跳进博物馆内。小心翼翼地避过了各种安保系统,海东成功地进入了博物馆内最隐蔽的密室。不过,当他靠近了里面的展柜,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只见展柜内空无一物。

          “你想要的就是这个破石头?”士抛着手里的宝石不爽地吐槽着。为什么这个小偷眼里永远都只有这些宝物,都不正眼看他一下,真是不爽。

          “我应该说过让你不要来妨碍我。”海东掏出diend driver,枪口指着征服世界的某大首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海东真想一枪崩了眼前这个某大首领,这么想着,海东也就这么做了,扣下扳机,子弹从枪口喷出。

          看见海东开枪,士当机立断地抽卡变身。

          “变身。”附着在身上的盔甲挡住子弹,蹦出了些许火花。

          与此同时,“变身。”蓝色的盔甲也附着在海东的身上。

          看来是避免不了要打一架了。抡起单挑,某大首领还真没怕过谁,就当作顺便测试一下diend系统的性能了。门矢士俯身朝对面冲了过去。

          看着冲过来的门矢士,海东不慌不忙地从卡包里抽出一张卡。

          “Kamen Rider Riotroopers.”

          “上吧,我的军队们。”

         三个量产型骑士挡在门矢士面前,门矢士抽出卡包,切换成剑形态,一剑一个轻松解决。

          “Kamen Rider Raia.Kaen Rider Hercus.”  
 
         海东召出了更多的骑士。

         虽然这些骑士很好解决,但是这样打下去没完没了,不符合他门矢士速战速决的风格。再次解决了一个骑士后,士拉开了距离,剑形态切换为枪形态,掏出必杀技的卡片插入腰带。

          “Final Attack Rider De...Decade.”

          几乎在同一时间,另一边的海东也同样掏出了必杀卡。
          “Final Attack Rider Di...Diend.”

          粉色和蓝色的光束对撞,强大的冲击波将整层博物馆夷为平地。而被冲击波扫过的两人同时解除变身,摔倒在地。

          门矢士手中的宝石随着他摔倒滑落到两人中间。士起身去抓宝石,另一道蓝色的光束却比他更快。

         看着光束收回,海东得意地收下宝石。

         “宝物我就收下了。”说着海东比了一个开枪的手势,消失在光幕之中。

         看着海东消失,门矢士起身有些无奈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还真个不好对付的小偷呢。不过,这样才有意思不是吗。


ps:文笔渣不会写战斗的场面。。。我得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海参梗啊。。。。。。

          

         

【士海】再会

ps:算是相遇的后续?毕竟两个人只见了一面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本来还想写海参梗的,发现一章根本写不下,我果然是流水账
     
         再次征服了一个世界后,坐在大首领的坐席上的门矢士感觉很无聊,周围要么是那些长相很抱歉的怪人七嘴八舌地汇报着征服世界的进度,要么是大修卡战斗员在一旁“咿咿”个不停。明明是之前一直热衷的事情,现在却觉得无聊透顶。
     
         总算挨到怪人们汇报完毕,门矢士立刻调动光幕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修卡基地,只留下怪人们和战斗员面面相觑。
      
         门矢士没想到自己只是无聊之下出来随便逛逛都能碰到海东,远处那个正在殴打自家大修卡战斗员的蓝色骑士不正是前几天偷了diend driver的小偷吗。在是否要上去帮一帮自家修卡战斗员的想法上只纠结了不到一秒钟,大首领先生果断地选择了袖手旁观,顺便还找了个好位置欣赏小偷先生殴打战斗员的英姿。嘛,几个战斗员而已,不过,好像还不知道那个小偷叫什么名字。
     
         另一边,结束了战斗的海东刚解除变身却忽然面色一变。
   
         “滚出来!”diend driver指着海东身后的一棵树。
    
         “啧啧,还真是没礼貌的小偷啊。”门矢士慢慢地从树后走出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偷窥的行为似乎更没礼貌。

      “你是?”

      “记性还真是差啊,前几天不是刚见过?”居然这么快就把我忘了,门矢士有些小小的不爽。

       “原来是你。”海东记忆里那张讨厌得欠揍的脸和眼前明显更欠揍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我说你手里的那把枪似乎是我的东西吧。”看着对面的小偷明明想起了自己却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枪,门矢士感觉更不爽了。

      “喂喂,别激动。我可不是来打架的。”看着小偷的手从卡包里抽出了变身卡,门矢士赶紧解释道。“我说过了吧,只要你加入大修卡那把枪就送给你了,考虑得怎么样?”
     
      “我也已经说过了,我的旅行地由我自己做主。到手的宝物就是我的了,想要拿回去就来试试啊。”

       似乎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不过这个时候,门矢士的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一道光幕。
     
      “还真是固执呢,不过,我并不讨厌。我叫门矢士,记好了。”不再执着于刚才的话题,门矢士转身踏入身后的极光中。“下次再见了,小偷先生。”

        海东转了转手中的变身枪,并没有把门矢士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不久之后他就后悔了。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不管他到哪个世界寻找宝物都能碰巧偶遇某征服世界的大首领,而且自己找了好久的宝物又都恰好落在了某大首领的手上?!!

        几次下来,海东终于忍无可忍。“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着炸毛的小偷,门矢士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愉悦,“没什么,拿了我的东西,总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吧。”

         “海东大树。可以不要再来妨碍我了吧。”海东看着那张笑得欠揍的脸有些咬牙切齿。

         “嗯,再说吧。”

          海东:再,说,吧??WTF???

          大修卡的怪人们表示最近大首领变得好奇怪,没事儿就傻笑,有时间就往基地外跑,该不会是恋爱了吧?!!好可怕!!!

pps:剧里一直是海东倒贴呢,不过,私心觉得当初两个人在一起很可能是大首领凑上去的,所以就写了这篇
       

【士海】相遇

ps:上课看老师抄了两节课的书,无聊到绝望,自己脑了一下,士和海东是怎么认识的,文笔渣
        从foutreen那里逃出来后,海东离开了自己的世界。要拯救哥哥,必须要拥有骑士的力量,海东对此深信不疑,所以,在离开自己的世界后,海东开始环游各个世界,一边搜寻骑士的力量,一边偷偷各个世界的珍宝。
        直到这一天,海东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到处游荡着穿着黑色紧身衣,只会咿咿叫的奇怪生物,似乎是叫什么战斗员什么鬼的。经过一番调查,海东了解到这个世界是被大修卡统治的世界,而且大修卡似乎实在秘密地研究新的骑士系统。
         “骑士的力量。。。”海东攥了攥拳头,骑士的力量,一定要得到。
         便装后的海东轻而易举地混进了大修卡的秘密基地。经过几天的踩点,海东趁着大修卡研究员不在的时候,悄悄地摸进了研究室内。
         和其他的骑士用腰带变身不同,diend driver是枪的形态。看着放在实验台上的diend driver,海东不可抑制的兴奋起来,骑士的力量,终于要拿到了。然而,兴奋的海东并没有注意到黑暗中还有这另外一个人。
        “什么嘛?只是个小偷而已啊。”轻蔑的声音从一侧传来,海东戒备地转过头,只看到一个粉色的脸上插着条形码的骑士从黑暗中走出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diend driver,就这样放弃真的很不甘心,海东只犹豫了不到一秒便果断地拿起身侧的diend driver,插卡。
         “喂,我说你。。。。”
         “变身。”海东果断地开枪打断了粉色骑士要说的话。
         “啧。”看着面前出现的蓝色骑士,士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而另一边刚刚变身的海东,身上的其实盔甲闪了几下便消失不见,被迫解除变身的海东痛苦的单膝跪在地上。
         看见对方解除变身,士也解除了变身,迈着大长腿缓步走到海东身前,“新开发的骑士系统并不稳定,你要是想找死,可以自己随便找个海去跳一跳,别来我这里碰瓷,大修卡可没有抚恤金这种东西。”说着,士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diend driver。
         海东并没有回答,只是眼睛紧紧盯着士手里的diend driver。
         “你是想要这个吧。”士晃了晃手中的diend driver,海东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加入大修卡的话,它就送给你了,怎么样?”
         海东缓缓的站起身,看着士的眼睛“我的旅行地由我自己做主。”说完,海东转身离开。而士站在原地看着海东离开的背影并没有阻拦。
        几天后,大修卡的研究员跑到士的面前战战兢兢的报告“大首领,刚刚研发成功的diend driver不见了。但是,已经派人去找了,应该马上就会找到的。”
        “啧,还真是个麻烦的小偷。”士小声吐槽的声音并没有人听到“算了,不用找了,反正对我们将要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威胁。你们都下去吧。”
         大修卡研究员转身擦了擦汗,还好小命保住了,不过,怎么丢了东西大首领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研究员表示大首领的脑回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理解的。
        长得那么瘦,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还以为是被谁虐待的。不过有了diend driver,那个小偷自保应该是没问题了。很期待和你的再次见面呢,小偷先生。士这么想着,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也跟着露出了愉快的表情。
        相遇之后,也许会产生爱情也说不定啊。

番外:
n年后
        吃饱喝足后的海东靠在沙发上,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看电视的恋人,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次卡萨,当初在大修卡基地,你是怎么识破我的。”
        “你演技那么差,谁都看的出来吧。”士白了他一眼。
         “原来次卡萨那么早就注意到我了啊,我真开心呢。”海东笑得一脸得意。
         “谁注意你了。”士才不会说,当初一眼就看出了在人群之中不一样的海东,而且还暗中跟踪了他好久。
         “看来士对我是一见钟情啊。”
         “。。。。”门矢士表示看着现在笑得一脸荡漾的恋人,心里毫无波动,一点都没有想到其他的东西。
          不过谁一见钟情谁,谁又说的清呢。
       

【士海】士海群内接龙二(3)

ps:本人第一次搞事,ooc轻喷,文笔渣,流水账
    等一下,妈妈???大首领先生罕见的蒙蔽了一秒。我失忆之前就已经有孩子了?而且已经这么大了??我怎么都不知道???不对,就算是有孩子也该是叫我爸爸啊??无数个念头在一瞬间从士的脑海里划过。而刚刚形成的极光也在士愣住的时候消失不见。
    “喂,小鬼,你认错人了。”士伸手去推紧紧抱着他大腿的小鬼。可惜,那孩子抱得太紧,士愣是没有推开。
    “我才没有认错,你就是我妈妈。妈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你是不是不想拯救我们的世界才假装不认识我的。”说着,孩子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喂,我说。。。”
    “我不听,我不听,呜呜,妈妈不要我了,呜呜呜”
    看着鼻涕眼泪蹭了自己一身的熊孩子,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去找海东是不可能了。
    “行了,再哭就把你扔掉。”士附身抱起孩子回到了照相馆。
    照相馆内
     “所以说,阿士早就已经有孩子了?”光夏海看着抱着盘子胡吃海塞的熊孩子一脸的不可置信。
     “阿士,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对得起海东先生?”雄介痛心疾首地指责着士。
      “所以,我都说过,是这个小鬼认错人了。”士一脸无奈。
      “我才没有认错,果然,妈妈不想要我了”刚刚还一脸开心吃着的熊孩子作势又要哭出来。
      “阿士,你怎么做了事情还不承认,小孩子怎么会认错自己的妈妈。”光夏海也加入到了指责士的队伍里。
       所以说啊,我为什么要把这个小鬼带回来啊,海东到底去哪里了?士表示我好气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